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图
《母仪天下》中昭君出塞和赵飞燕入宫分别是哪
更新时间:2020-01-3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第15集剧情:政君解救不急,萧望之因不肯受辱而自尽身亡,临死前与萧育消除了长久以来的父子矛盾。刘奭很后悔自己害死了萧望之,为了补偿,封萧育为御史中丞并承袭其父的爵位。政君安慰萧育,萧育十分感激,许诺帮助政君辅佐刘骜。瑶苦思扳倒政君的办法。

  以图借萧育和政君的谣言打垮政君,登上皇后宝座。刘奭听信谣言,以为捉奸成双,软禁了政君,意欲废后。但面对政君坦荡言辞,刘奭接受了其谏言,答应彻查谣言一事。瑶得知自己的计划失败,杀死了琼儿,将罪名推到其身上。风波就此而止。匈奴要求和亲,昭君自愿请缨。

  第22集剧情:刘骜因政君包庇外戚而生气,去阳阿公主处散心。刘康为于飞燕在一起,决心放弃身份地位与其私奔,瑶为了阻止此事,命飞燕提前前往阳阿公主处,将其献给刘骜。刘康得知后,急忙赶去,但最终未能阻止,无奈下与丁姬成婚。

  瑶在飞燕入宫前交给其一种养颜药,嘱咐其经常使用,并安排樊夫人在宫中辅佐她。飞燕入宫后恃宠而骄,完全不将他人放在眼里。

  许娥之姐许谒对此甚为不满,向政君抱怨,但刘骜被飞燕迷惑,处处偏袒,政君也对其不可奈何。瑶借刘康病重为由,请求回京为其医治。刘骜见到刘康的病情,心痛不已,留其在宫中治疗。

  西汉宣帝时期,王夫人和淳于夫人都是后宫女医,后二人被利用,最终一个自尽一个被问斩。淳于夫人之女淳于瑶(桑叶红 饰)亲眼看着母亲和姐姐惨死,由此对王夫人的女儿王政君(袁立 饰)就此埋下了仇恨种子。

  十五年后,当年的两个小女孩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,王政君和改名为傅瑶的淳于瑶都被选为家人子,同期的家人子还有冯媛(孙茜 饰)、王昭君(白庆林 饰)、李元儿(石小群 饰)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五人邂逅了一位老妪,她预言说在这五个女孩中将会诞生一位皇后。从此,五个女孩心中都埋下了各自的心事,皇后宝座只有一个,谁是幸运儿? 当年埋下的仇恨是否能够化解?

  展开全部《母仪天下》中昭君出塞,是在15-16集合,剧情,匈奴要求和亲,昭君自愿请缨。政君、瑶、媛三人送其离京,众人都因离别而伤感,抱头痛哭。

  赵飞燕入宫,是第22集,剧情,瑶在飞燕入宫前交给其一种养颜药,嘱咐其经常使用,并安排樊夫人在宫中辅佐她。飞燕入宫后恃宠而骄,完全不将他人放在眼里。

  电视剧《母仪天下》是由黄健中执导,袁立、黄维德、桑叶红、吴军、佟丽娅等明星主演的古装剧。该剧主要以西汉宫廷为背景,以历七朝的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后王政君为主线,描述了封建社会西汉时期争权夺利的后宫生活。2008年11月18日在国内首播。

  匈奴,虚闾权渠大单于去世后,凶狠残暴的握衍驹提篡夺了单于之位。一次,握衍驹提率各部首领会猎。他要一队士兵用箭射他的宝马,士兵不敢。他下令杀了这些士兵。接着,他又让另一些人用箭射他最宠爱的阏氏。众人不敢怠慢,万箭齐发。美丽的阏氏倒在血泊中。

  虚闾权渠大单于的儿子呼图吾斯和嵇候珊年少有志,相亲相爱。他们每天在草原上比武、打猎,决心练好本领,夺回被握衍驹提抢走的王庭。

  日逐王将自己年仅2岁的儿子留在王庭做人质。新阏氏阿渠偷偷让人将其带走,却谎称日逐王将孩子抢走。握衍驹提大怒,派人追杀。日逐王的队伍死伤惨重,只好投向汉朝。

  10年后,呼图吾斯和稽候珊长大,六合开奖结果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,成了草原人民爱戴的英雄。然而,握衍驹提一直派人监视他们,既不让他们带兵,也不让他们离开王庭半步。

  左地乌禅幕来到王庭,乞求握衍驹提允许稽侯珊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成婚。都隆奇坚决反对,怕稽侯珊离开王庭后率众造反。阿渠却认为,只要扣住了与稽侯珊感情深厚的呼图吾斯,就不怕稽侯珊造反。握衍驹提放走了稽侯珊。

  稽侯珊来到左地,各部落英雄纷纷来聚。他们看不惯握衍驹提的凶狠残暴,看不惯他对汉民族的烧杀抢掠。大家一致拥戴稽侯珊当呼韩邪单于,让他带领大家杀回王庭。

  呼韩邪单于发兵攻打王庭。握衍驹缇派人向弟弟求救,弟弟拒绝了他。握衍驹提无兵可派,在大帐里自杀了。深得民心的呼韩邪单于终于占领了王庭。

  握衍驹提的亲弟弟得知哥哥自杀的消息,纠合残部,自立为屠耆单于,率部队进攻王庭。

  为保存实力,呼韩邪单于主动撤出。屠耆占领了王庭。匈奴各部不服,纷纷自立为王。一时间,匈奴各部落纷争不断,引起大汉皇上的忧虑。

  皇太子代圣秋祭,引起淮阳王的嫉恨。皇太子喜欢冯良娣,一心要立其为太子妃。可是为了能争取新的支持势力,保住太子地位,许侯爷劝太子放弃冯良娣,改立王皇后选定的王政君为妃。为了大汉江山,太子只好委屈自己,娶了王政君。

  呼韩邪单于率部攻打车犁,大获全胜。车犁率余部逃窜。为避免流血,呼韩邪单于派人前去劝降。来人有理有据的言辞,使右车犁心甘情愿地归顺了呼韩邪单于。

  皇上重病在床,许侯爷很担心太子的地位,吩咐御林军总管王凤密切注意立储动向。

  皇上晏驾。御林军立即封锁了宫内所有宫门,不许任何人出入。太子继位。王政君被册立为皇后。冯良娣被册立为昭仪。新君初立,万象更新。

  几年后,呼图吾斯回到故乡。呼韩邪单于高兴地和他一起畅谈、喝酒,发誓永不分离。

  已长大成人、化装成男子的王昭君与表哥赵遂一起来到琴社。昭君为大家抚琴。殷如墨贸然闯进,与昭君琴萧合奏。优美的曲调,博得了大家的赞誉。

  有人喊:“匈奴人来了。”大家跑出去迎敌,琴社里只剩下王昭君一人。几个匈奴人冲进来,昭君勇敢地与他们周旋。危急之际,赵遂闯进来,打退了强敌。

  唯恐天下不乱的阿渠找到呼图吾斯,挑拨呼图吾斯与呼韩邪单于的关系,受到呼图吾斯的斥责。与此同时,在大帐内议事的呼韩邪单于提出想把单于之位让给哥哥,被众人劝止。

  被捕的匈奴人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奉呼韩邪单于之命进犯汉朝。冯将军根据以往对呼韩邪单于的了解,认为其中必有蹊跷,请日逐王前往匈奴查探。

  殷如墨到昭君家找儿时的同伴小宫,看到了王昭君,便甜言蜜语,大献殷勤。赵遂劝昭君不要相信来路不明的人。昭君不以为然。

  心怀鬼胎的张博,极力煽动皇上攻打呼韩邪单于。冯将军以全家性命作保,称进犯大汉的匈奴人绝非呼韩邪单于所派。

  根据萧太师的计策,汉军终于查清,进犯大汉是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旗号干的,与呼韩邪单于无关。

  王襄将军见边疆不太平,让昭君与家人尽快回到家乡秭归。恋恋不舍的王昭君只好准备行装,并与家人一起,在表哥赵遂的护送下离开原阳。

  长安,淮阳王要求接母亲去藩地。王凤担心淮阳王有篡位之嫌,可皇上却不以为然。

  为让哥哥立功,呼韩邪单于命令呼图吾斯消灭与屠耆联盟的闰振。呼图吾斯英勇善战,一举杀败了闰振大军。闰振也当着呼图吾斯的面自杀了。

  胜利了,阿渠来到呼图吾斯帐内,说尽了谗言,使尽了诡计,终于得到了呼图吾斯的爱。

  呼韩邪单于率众将欢迎凯旋而归的呼图吾斯,当众宣布要将单于大位让给哥哥。呼图吾斯拒绝接受,只想让阿渠作自己的女人。接着,他心满意足地带着阿渠走进了大帐。

  淮阳王的母亲到了淮阳。已无后顾之忧的淮阳王四处网罗党羽,甚至派人去匈奴联络,寻找夺取皇位的同盟。

  呼图吾斯在训练士兵。阿渠劝他去争单于之位,被呼图吾斯拒绝。阿渠又鼓动呼图吾斯去抢汉军兵器库。糊涂的呼图吾斯竟然答应了。

  呼韩邪单于得知呼图吾斯抢了原阳的兵器库,气愤地前去质问。呼图吾斯不服,拂袖而去。呼韩邪单于当即派乌禅幕将武器、俘虏送回原阳,并为大汉官兵送去牛羊马匹。

  皇上得知武器库被抢,立即赶回长安。此时,果中甘露子 安徽砀山梨开奖结果,乌禅幕已带着呼图吾斯从汉朝抢来的兵器、俘虏来到了原阳。为了不至引起战争,冯将军亲自上长安,向皇上说明缘由。

  回乡路上,昭君看着一路好山好水,很想趁机游玩一番。她留下信,偷偷地和婉儿一同离开了家人。途中,淮阳王看到了美丽的昭君姑娘和婉儿,心起歹意,派人跟踪。

  未央宫大殿,冯将军将呼韩邪单于已派人将被抢兵器、俘虏原数送回的事禀报后,张博和京大人极力主张出兵伐匈,还坚持要让呼韩邪单于交出呼图吾斯,受到萧太师等人的驳斥。

  呼图吾斯借酒浇仇,发泄着对呼韩邪单于送回武器的不满。阿渠煽风点火,再次鼓动呼图吾斯去抢单于之位。

  原阳,汉朝将士看到呼韩邪单于送来了那么多的牛羊马匹,非常高兴。为了进一步加强胡汉友好,副将王襄提议,从兵器库里清理一些兵器物资,以大汉皇上的名义,送给呼韩邪单于。冯将军很赞成,马上派人安排,并将此事上报皇上。

  郊外,王昭君与婉儿遇到了淮阳王派来的黑衣人的袭击,幸亏殷如墨赶到,杀退了他们。

  皇宫内,皇上最宠爱的冯昭仪中毒身亡。皇上十分伤心,派人严查,得知是胡太医下的毒,命人抓捕。胡太医已自杀。

  一心要霸占整个草原的阿渠和卫律,极力在呼图吾斯面前挑拨呼图吾斯和呼韩邪单于的关系,甚至造谣说呼韩邪单于非礼阿渠。呼图吾斯很气愤,当夜带着人马离开了弟弟。

  殷如墨护送昭君和婉儿回家,意外地遇到了王老爷子。目光敏锐的王老爷子一眼就看到了殷如墨身上佩带的、刻有匈奴王族标志的银牌。傍晚,殷如墨发现有人跟踪,立刻带两位姑娘从后门离去。

  饭馆里,淮阳王正因黑衣人跟丢了王昭君而大发雷霆,邻座的王老爷子答了腔。诡计多端的淮阳王,终于从王老爷子处探听到了王昭君的姓名和地址。

  呼图吾斯与呼韩邪单于反目成仇、自立做了郅支单于后,野心勃勃的屠耆立刻派都隆奇劝说呼图吾斯与自己联合,共同攻打呼韩邪单于。呼图吾斯假意答应了,并与都隆奇商定,十五月圆时一起起兵,共伐呼韩邪单于。

  十五,屠耆正在约好的地点,焦急地等待呼图吾斯大军。呼图吾斯已趁王庭内部空虚之际,攻下了王庭。屠耆自知王庭粮草充足、易守难攻,只好落荒而逃。

  与此同时,呼韩邪单于决定派人去汉缔结友好盟约。为了表示诚意,他让儿子随行赴汉做人质。

  后宫,为了皇上要在全国征选美女一事,皇后正和哥哥王凤密谋。他们决定,要想尽办法不让有姿色、有见地的女子见到皇上。同时,他们要搞掉对手,夺取兵权。他们选定的第一个对手,就是驻守边关的冯将军。

  未央宫,众大臣正为呼韩邪单于派使者赴汉缔结友好盟约而高兴,王凤当众提出,冯将军在上报皇上之前,就已将兵器送给呼韩邪单于,是欺君之罪,应重判。萧太师据理力争。皇上只好派萧太师查清此事。为了保住冯将军的兵权,副将王襄挺身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殷如墨爱昭君,又怕昭君看不起自己,独自在酒馆喝酒。淮阳王借机和他交往。他们一见如故,殷如墨甘愿为其卖命。

  从小和殷如墨一起长大的侍女小宫,将此事告诉了殷如墨。殷如墨便利用昭君生日之际,不请自来,送给昭君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。昭君从心眼里喜欢这个人。

  昭君坐在院子里,王老爷子走过来,愤愤地抱怨说,他亲眼看到殷如墨和跟踪昭君的人在一起,可殷如墨就是不承认。昭君心里不免打了个问号。

  第二天,赵遂将夜里有一黑衣人从殷如墨房内闪出、跳上房走掉的事告诉了王昭君。王昭君却怀疑赵遂是因婚事嫉妒殷如墨。

  草原正在召开赛马大会,阿诺兰公主当众向呼韩邪单于示爱,被呼韩邪单于婉言谢绝。

  王昭君在凉亭里,殷如墨吟着《凤求凰》走过来。昭君故意问起殷如墨的家乡、朋友。殷如墨言词闪烁,说是自己独往独来只有昭君一个朋友。昭君决定,答应母亲嫁给赵遂。

  殷如墨得知,跑到酒馆喝酒,还发誓要让喜婚事办不成。他的话被身旁的官差,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第二天,宾客盈门。王昭君、赵遂正要拜堂,殷如墨闯了进来,伸手要揭昭君盖头,还对着大家嚷道,昭君是喜欢他的,只有他才能给昭君所喜欢的生活。赵遂和他打了起来。此时,王昭君义正词严地告诉殷如墨,她不会跟他走。

  三天后,无可奈何的王昭君告别母亲和婉儿随钦差进京。赵遂、王老爷子为救王襄将军也护送王夫人出发去长安。

  殷如墨不甘心,拿着银牌到匈奴寻找自己的身份。阿渠骗他说,他出身王庭,父亲是被呼韩邪单于和屠耆所杀。不明真相的殷如墨,义愤填膺,发誓要为父报仇。

  淮阳王派人以自己王爷的身份找到屠耆,说自己可以配合屠耆攻打大汉,而且一旦大兵压境,自己夺了大汉江山,就将阴山南北黄河河套富足的土地送给屠耆,还要帮他夺取整个匈奴。屠耆欣然同意。

  被选入宫的女子们被送往掖庭,皇上让王凤筛选。王凤决定为皇上送些庸脂俗粉。

  夜晚,昭君的琴声、歌声和优美的身姿,引起了皇上的注意。皇上急急忙忙走近,人已不见。皇上找来毛画师,要他将掖庭待召女子的像都画出来,然后凭图筛选。此令一下,掖庭的待召女子们纷纷贿赂毛延寿,请他将自己画得漂亮些。

  汉匈和好后,天下太平,人民安居乐业,呼韩邪单于独自一人去找哥哥呼图吾斯。久别重逢的兄弟俩终于见了面。他们一起喝酒,一起摔跤,痛快极了。两人谈兴正浓,卫律带人要杀呼韩邪单于,被呼图吾斯喝住。为减少矛盾,呼韩邪单于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了。

  一天,皇上要到御花园,得知消息的掖庭待召们纷纷赶去。王昭君独自一人在房内弹琴。萧姑姑很好奇,和她攀谈起来。萧姑姑被王昭君的胸怀、才气所感动。无意中听到她们谈话的王漭,对昭君也很赞赏。

  王漭告诉昭君,皇上对她父亲要严查重办。昭君听后心急如焚。为了救出父亲,昭君希望能尽快见到皇上。她请毛画师画像。自私自利的毛画师竟为了不让皇上发现昭君,把画像偷偷地扣了下来。

  呼韩邪单于回家路上遇到强盗。他杀死了绝大部分,剩下两个被殷如墨所杀。他和殷如墨成了好朋友。

  昭君为救父急于见到皇上,萧姑姑安排她在太后寿宴上弹琴,被皇后设计取消了。

  深夜,淮阳王派人闯进逐鹿王子住处,说他父病重,要他立刻返家。涉世不深的逐鹿王子二话没说,骑马就走。不料,误入淮阳王设下的埋伏圈,死活走不出去。

  淮阳王等人一口咬定,逐鹿王子出走,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要进攻大汉,要皇上赶快调兵遣将,攻打匈奴。此时,严先生与赵遂到。萧太师告诉他们逐鹿王子逃跑之事,严先生感到事态严重,立刻起身追赶逐鹿王子,希望能迅速弄清事情真相。

  皇后得知皇上在找弹琴人,急忙赶到掖庭,看到才高、貌美的王昭君,很怕被皇上发现,立刻派她到祖庙祭扫。

  呼韩邪单于的部下纷纷来报:逐鹿王子被大汉扣留长安。大汉军队正向边境聚集,准备向匈奴开战。呼韩邪单于立即赶到边关了解情况,并下令,情况没搞清之前,不许轻举妄动。

  边关。冯将军得报:呼韩邪单于率大军已到原阳。冯将军感到事有蹊跷,立即派日逐王前去查看。此时,呼韩邪单于才知大汉调兵遣将是因为逐鹿王子私自离开长安。

  屡屡遭人截杀的逐鹿王子,终于被严先生救出回到匈奴。父子相见,真相大白。呼韩邪单于意识到汉匈友好的不易,立刻派人护送逐鹿王子回长安。

  一场危机化解了。王漭拜见皇上,劝皇上利用呼韩邪单于愿意与汉交好之机,释放王襄,促进双方友好。

  大街上,王老爷子与殷如墨偶然遇到了日逐王先贤婵。相互问候时,先贤婵看到了殷如墨胸前的银牌,心生疑窦,上前询问。殷如墨却不愿理他,敷衍几句就走了。

  欺骗逐鹿王子逃离长安、又挑拨大汉出兵攻打呼韩邪单于的淮阳王,对计划失败非常懊恼。他不甘心,又派张博去王庭鼓动呼图吾斯出兵攻汉,企图挑起汉匈争端,再以勤王的名义将大军调入长安,趁机夺取大汉江山。

  张博见呼图吾斯已上当,边煽风点火,边建议呼图吾斯趁汉不备,出兵攻汉。不分青红皂白的呼图吾斯,答应了张博,把部队开到了原阳城外。呼韩邪单于立刻派左翼秩恣王前往呼图吾斯大帐,劝其三思而后行。呼图吾斯不仅不听,还将左翼秩茈王扣留在王庭。

  得知呼图吾斯出兵的消息,淮阳王非常高兴,决定再派人联络屠耆,让屠耆从另一方向夹击汉朝。

  王凤到后宫,指责皇后不该把王昭君放到祖庙当杂役,担心疾恶如仇的王漭会告到皇上那儿,后果不堪设想。皇后告诉王凤,王昭君是王襄之女,要夺兵权,就不能让皇上见到。王凤随后赶到画师毛延寿处,以送毛延寿一所大宅为条件,要他把王昭君画丑。

  原阳,边关将士奋勇反抗,大汉疆土固若金汤。呼图吾斯决定改攻他处。临行前,他让阿渠率领一部分兵马带着左翼秩茈王先回王庭。

  萧姑姑看望王昭君,说起匈奴犯境之事,昭君马上想到,呼韩邪单于不会进犯大汉,进犯大汉的应该是呼图吾斯。萧姑姑十分钦佩昭君对匈奴和战事的了解。

  昭君家。王老爷子正悠闲自得地坐在庭院角落里闭目等候赵遂,隐约听到了殷如墨与小宫的谈话。原来,接到张博命令要去边关传令的殷如墨告诉小宫,他要去边关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。大事一成,昭君自己就可以出宫了。王老爷子将此事告诉了赵遂。

  殷如墨来到匈奴,赵遂偷偷地紧跟其后。殷如墨千方百计甩掉赵遂后,横马停在呼图吾斯队伍前。他拿出淮阳王的令牌,要呼图吾斯改道去朔方郡,说是朔方郡有内应,并交给他一张汉军部署图。在内应的配合下,呼图吾斯大军所向披靡。汉朝十分危机。人民惨遭涂炭。

  汉朝皇上与大臣们商议军情。张博提议让各地王侯赴京勤王,并极力推崇淮阳王,受到萧太师的质疑。

  接到淮阳王指示的屠耆,也安排一半兵马,按照约定,从另一路进攻汉朝。呼韩邪单于惊闻此信息,看到了呼图吾斯和匈奴所面临的双重危险。他要求率兵入关平寇,制止这场战争,得到了大汉皇上的允许。

  战场上,汉匈两军正在厮杀。呼韩邪单于率队赶到,用部队分开了汉匈军队,逼匈奴军队退回草原,并苦口婆心地规劝呼图吾斯不要一意孤行地破坏汉匈友好,以至给匈奴带来灾难。呼韩邪单于的强大军队和肺腑之言,迫使呼图吾斯撤退。

  左翼秩茈王警告阿渠,屠耆决不会用全部兵马打大汉,一定会分兵打王庭。阿渠派人向呼图吾斯求救。此时,淮阳王以勤王为借口率数万军队兵临长安。皇上下令,军队驻守城外,只许淮阳王一人进城。淮阳王的阴谋没有得逞。

  殷如墨趁夜黑进宫,来到昭君房内,要带昭君出宫,被昭君拒绝。恼羞成怒的殷如墨举剑要杀刚刚进屋的婉儿,却错手杀了小宫。

  跟踪殷如墨到匈奴、后又返回长安的赵遂,刚刚掌握了殷如墨的部分罪证并对殷如墨的身份有所察觉,就被以通敌罪逮捕。大殿上,张博还极力要给赵遂定罪,受到萧太师的斥责。

  冯昭仪忌日,皇上梦见了王昭君。第二天,他找来毛延寿,命他将掖庭女子的画像一一展开,认真查找。画像上被丑化了的王昭君,让皇上感到不堪入目。

  王漭探监,赵遂告诉了他真相。但因证据不足,怕惊动了通敌者的幕后主使人,赵遂准备含冤受屈,闭口不谈。

  为防不测,阿渠派人向呼图吾斯求救。呼图吾斯的增援部队还未到,屠耆就已打进王庭。阿渠只好率部分残兵逃离在外。

  逃跑途中,阿渠中箭。伤重的她,将殷如墨的身世告诉了卫律,要卫律利用殷如墨杀害呼韩邪单于和日逐王先贤婵。

  萧姑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:屠耆的数万军队投降了呼韩邪单于,战乱平息了。皇上下旨,与万民同庆,宫女也可出宫,与家人团聚。

  夜晚,出了宫的王昭君和婉儿,像两只出了笼的小鸟,一边往家走,一边兴致勃勃地看景、观灯。她们看见一位身材魁伟的壮士技压群雄,用一张两人抬进来的大弓箭,赢得头彩,又将银子分给众人,很是感慨。

  不久,王昭君又亲眼目睹了那壮士从狂奔着的马蹄下救出了一个孩子,并在闹市中制服了这匹惊马。那壮士看到了人群中美丽的王昭君,急忙下马追上了她。两人一见钟情。壮士告诉王昭君,他姓云,身在遥远的北方。王昭君和云大哥在街上漫步、谈心,心心相印、恋恋不舍。含情脉脉中,云大哥为昭君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莲花灯。

  呼图吾斯中了汉军埋伏,大败而逃。乱军中,见到了奄奄一息的阿渠。阿渠告诉呼图吾斯,她说的呼韩邪单于非礼自己的那些话是假的,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轻视她,她才故意那么说的。阿渠死在了呼图吾斯的怀中。呼图吾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也挥刀自杀身亡。

  卫律对呼韩邪单于讲述了呼图吾斯的自杀经过。听说是屠耆最先向呼图吾斯发起的进攻,愤怒的呼韩邪单于指挥军队一举夺下了王庭。

  呼韩邪单于伤心地思念着哥哥。大家都担心,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发兵征讨汉朝?呼韩邪单于辗转反侧最后决定,为了匈奴和大汉的安宁,他不出兵。

  汉匈之战平息了。为了进一步加强汉匈友好,他们决定胡汉联姻,从汉朝娶一位公主。

  呼韩邪单于要到汉朝和亲的事,传遍了汉匈朝野。皇上下旨,要挑选一批宫女随行,凡去匈奴的宫女,十年后可恢复自由。时刻渴望自由的王昭君自愿请行,要求随嫁去匈奴。萧姑姑带来一个好消息,凡自愿请行的宫女,可以出宫与家人团聚。王昭君高兴地离开了皇宫。

  深夜,为了破坏和亲,殷如墨受淮阳王之命刺杀逐鹿王子。逐鹿王子奋力反抗,还是受了伤。幸亏严先生赶到,挥剑打败殷如墨,殷如墨趁乱逃跑了。

  逐鹿王子没有死,淮阳王很生气。为了让汉匈矛盾更加尖锐起来,他又派殷如墨去找屠耆,让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的旗号攻打大汉边境,让呼韩邪单于出不了长安,回不了匈奴。

  殷如墨潜入迎亲队伍驻地,抓住了卫律。卫律骗他说,自己是他亲哥哥,要殷如墨与自己联手,杀死呼韩邪单于,为父报仇。分手前,卫律告诉殷如墨,呼韩邪单于已到长安。

  早晨,王昭君刚刚走出大门,就见云大哥正在门旁。久别重逢的喜悦,让两人激动不已。他们互诉衷肠,不知不觉走到郊外。

  树林里,淮阳王派来的人开始放毒烟。云大哥假装中毒倒地,见敌人上来,一个鹞子翻身,腾空跃起,将敌人打倒。敌人一批批冲上来,云大哥抱着昏迷了的昭君左打右躲,趁敌不备,跑入林中。云大哥将昭君安放好,赤手空拳将敌人打退。半夜,昭君醒了,他们无所不谈,感情更加深厚。

  殷如墨接到淮阳王命令去匈奴找屠耆,让屠耆换上呼韩邪单于的旗号,从边关各处向大汉发起进攻。他们要釜底抽薪,挑起胡汉之争,让汉朝收拾呼韩邪单于。

  呼韩邪单于的迎亲队伍到达长安,皇上亲自率众大臣到城门迎接。整个长安城欢欣沸腾,只有被选中和亲的平都公主哭着闹着不愿嫁到匈奴。

  欢迎宴会上,呼韩邪单于和大汉皇帝一见如故,平都公主却以头痛之由拒绝与呼韩邪单于相见。皇后非常生气。卫律趁机挑拨,乌禅幕痛斥了他。

  边关。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的旗号从不同地方同时袭击汉朝边塞,见人就杀,火烧关市。虽然汉朝皇上和众大臣感到了其中的蹊跷,但情况复杂,和亲的一切活动只好停下。

  淮阳王买通了一群泼皮在呼韩邪单于居住的迎宾传舍门口骂人、砸门,甚至扯掉匈奴王旗。卫律也极力挑拨,眼看两边的人就要打起来,呼韩邪单于把自己的人叫了回去。一场争端被平息。深夜,殷如墨到呼韩邪单于居住的迎宾传舍去窥探,遇到了呼韩邪单于,引起了呼韩邪单于的怀疑。

  未央宫大殿上,张博怀疑呼韩邪单于和亲的目的,但呼韩邪单于在长安的所作所为赢得了皇上和众大臣的信任。

  胡汉和亲重新开始。为破坏和亲,淮阳王假情假意地告诉平都公主,匈奴如何可怕。平都公主受不了未来苦难生活的描述,选择了上吊自杀。

  饭馆里,殷如墨和卫律在密谋,跟踪而至的赵遂远远地观察着。不过,香港大型波肖门尾图库该书记录了我国品,时间不长,赵遂的跟踪就被殷如墨发现。第二天,赵遂以私通匈奴罪被捕入狱。当晚,赵遂被化装成胡人的殷如墨救走,扔到郊外。随后,城内到处流传着胡人把赵遂救走的消息。

  为救赵遂,昭君、婉儿去找严先生。严先生认为,一定是赵遂发现了什么秘密才给自己引来大祸。

  皇上约呼韩邪单于打猎。闲聊中,呼韩邪单于提出,和亲的人一定要心甘情愿,至于出身是否高贵并不重要。皇上听了非常高兴。王凤趁机推荐了自愿请行的王昭君。

  王昭君得知皇上要自己去匈奴和亲十分震惊。她讨厌内宫的争斗,如今却要她做匈奴阏氏,实在苦恼。让王昭君去和亲皇上不放心,重新看了昭君画像,感到太丑,怕呼韩邪单于不高兴,想换人。王凤劝他可以多备几个宫女候选。